[jaytim/23]当他们分享了一个屋子(同居三十题1-10)

第一人称补档加更新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DC和彼此

壹 相拥入眠

Tim的腰紧紧的抵在了我正在被唤醒的某个部位,甚至毫无自知之明的裸露着肩背。他已经晒了整个夏天却没有一点小麦色皮肤的踪影,我当然没有嫉妒,一个白花花的小子有什么值得我羡慕的。在这样的夏天两个人挤在这个狭小的房间里,我快要被紧贴着传递给我体温的家伙燃起来了。
今天早些时候,在我抗议着为什么Dick和小崽子能有自己的房间时,Selina正给Helena套上睡衣,紫色睡裙的小家伙拉紧了Selina的手,对着我做了个大大的鬼脸。
“Jason,Helena也没有自己的房间,该上床睡觉了年轻的士兵们。”
Bruce宣布着最后的房间分配,把Helena抬到自己肩上没有给我更多抗议的机会。
她当然没有!她才四岁!我把这些话留在了嗓子眼里。回到充斥着两个男孩青春荷尔蒙的房间里面对着Timmy询问的目光,我紧皱的眉头已经清楚的向他表明了他们并不会给我们“奢侈”的单人房间,但我还是摇了摇头向他否定了在度假的时候拥有各自小天地的可能性。
“至少我们是和彼此,而不是和Damian。”
Timmy很快想开了一切,松了口气似的窃喜着,手伸向了摆在床头上的我看了一半的小说集。
而现在,霸占了大半张床的Timmy的小腿又试图占领更多的地盘——搭在我的小腿上,晚风掀起了帘子终于把风送进了我们之间的缝隙。我并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进入了睡眠状态,而第二天我看到Timothy就无所适从的原因百分之百不是因为我那个关于他的春梦。

贰 外出购物

Timothy COFFEE BOY Drake,我早该想到他会停在小型家用电器前,那个旧的显然在他看到这个带有新过滤系统的全自动咖啡壶后,正式被宣布退休。
“不,我们不能买这个,你为什么不直接打开手机将地址填成家,然后回家再享受。”
即使Bruce会雇佣搬家公司把所有的行李都搬上飞机,运回Gotham,但我绝对不能接受拎着所有购物单上的东西,再加额外明明不必要的咖啡壶。
在被我“严肃”的拒绝后,Little Timmy踩在购物车的轮子上一言不发的盯着我的眼睛,随后我看到了他架在边缘上的手竖起了他那根代表完全的抗议的手指。为什么我在做这些?没有香烟和夜不归宿的酒吧蹦迪却在这儿忍受这个咖啡过剩的男孩。
我伸出手狠狠的按下了这个男孩的鸭舌帽帽沿,看着他充满了不满意的眼神消失在写着SUMMER的傻帽子下。
“FUCK YOU.”
我压低了声音把这声留在两个人之间。
“You are not going to do it,are you?”
我笑着抖动着购物车的横杆,原地绕了一圈,我当然不担心这个家伙掉下去,即使掉下去也不会摔到地上,我的变向让他措不及防的晃动身形。我猜他已经开始在心里想如何给我同等的惊吓作为回报,但接下来的事儿,我保证他今天接下来的时间里只会抱着我大声欢呼。
“I will do everything for you!Jay!”
Tim一路上就像是感觉不到咖啡壶重量似的蹦跳,我发誓老蝙蝠看到了壶上的Wayne集团标识后会把我们的头按到桌子上,但如果没有这个标识可能会比脸与桌子的亲密接触更惨。

叁 恐怖电影夜

“我不想花时间在这些东西上。”
小崽子的抱怨给他带来的是一个位于最中央的位置——在Bruce和Selina中间属于Helena的专座上。搬来了成堆零食的Dick和他的小女友Barbara窝在另一个沙发上,Barbara因为Dick说的什么话发出低低的笑声,抬起头在Dick的脸上轻吻。
Timbo突然凑近到我的面前,抱着一大桶刚刚离开微波炉的爆米花。
“这是电影标配。”
然后顺理成章的抢走了我宽松沙发的一半,这个原本可以让我肆无忌惮的伸展四肢的小空间就像是我们的房间一样,在两个人同时占据的时候变得狭小和充满了男孩的气息。Tim的头发凑在了我的下巴上,香波的味道,混合着因紧靠过热而散发出的薄荷沐浴露味儿冲进了我大脑。他仰起头躺在了我的腿上,翘起了小腿搭在沙发扶手上,我就像个脊椎支撑器一样大腿和他的背贴合在一起。
“你的腿太硬了。”
Timmy在电视机里那个画着烟熏妆的八十年代大烫卷女人尖叫出声的时候,指尖敲了敲我的膝盖以示抗议,电影的惊悚剧情显然他没有看进心里。
“如果你还想躺在它们的上面,最好不要发出任何声音,尤其是抱怨它们的话。”
我对于他的言论,几乎想要把他掀下沙发,无奈于老蝙蝠和他的猫咪妻子——我的收养人夫妇,正坐在我的附近。
“I love your knees.”
我发誓Timmy感觉到了我硬起来的某处。

肆 起床气

Jason Todd有起床气,我相信Timothy Drake一定清楚的知道,至于今天他为什么在凌晨叫醒了我,却除了静静的趴在我胸腔上方压着我以外什么都没有做。
“Are you FUCKING crazy!”
我抓过了他的枕头丢到了这个半夜不睡觉的男孩背上,他没有躲开,而是上下动了动喉结,转向了另一边留给了我一个光滑细腻的背,月光落在皮肤上散发着微光。被叫醒的我在他的一系列举动后更加充满了烦闷,这到底算什么!
“你必须给我一个解释!Timothy Drake!”
Timmy没有回答我,他把自己关在了一个假想出来的安全区中屏蔽掉了我。借着起床气飙升的肾上腺素,我扳过了他,强迫他和我的眼睛对视。我克制不住自己眼中的气愤,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我甚至在心里默数一到十来控制脾气。
“Do you feel that?”
冷不丁的问出这样一句话的Timothy让我有些手足无措,我原本窝在心里的火被这样没头没脑的问话熄灭。他的背影有些单薄,我不知道该回答什么,甚至不知道该不该回答。
但我知道他在问什么。
“Come here little bird.”
我揽过他的后颈,让他靠在我的肩上,我似乎感觉到了液体润湿了肌肤。
“I feel that.”
我在他的耳边轻轻的诉说,也许我不该说这些,也许我们该把情感藏在心底。But who cares

伍 做饭

我不会再给男孩们做任何事儿。
——Jason Todd
在我将这句话作为我的人生格言之一后,Selina带所有的女孩们出门,去了城区第一大道上的美容院,按她们的原话。
“只是去犒劳一下自己,男孩们太令人疲惫了。”
Barbara在一边赞同着,甚至昨天才坐火车来到这个度假小镇的Stephanie也点头,她的眼中透露出满满的Sure you guys are.小Helena带着她浅紫色的大蝴蝶结叉着腰站在我面前,眼睛里散发着被妈妈归入大女孩范畴的兴奋,用力的点头。
我站在煎锅前听着呲呲的油声,把鸡蛋打进了这个随时会溅起热油到我脸上的炸弹上,面包片吸收了少量的油变得金黄,不是我自夸它闻起来真的很不错。装作看不到那个属于某个和我抢枕头的男孩的手,默许了他偷吃盘子里草莓的行为。手里的锅铲翻动着成型的煎蛋,培根逐渐卷曲蜷缩变成了更深的颜色。
“这意味着它熟了对吗?”
Timmy靠在我的左臂上,他还没有完全清醒,打着瞌睡含糊不清的发问。他的将一部分身体重量交给我支撑,我们都知道我不会让他摔倒。在滋滋声和温暖的锅灶旁,他的呼吸平稳了下来,他在Gotham的日子太过劳累,他的努力有时候让我们都忘记了他只是个普通的孩子。我关掉了煎锅下的火抱起再次进入梦乡的Timmy,放任煎锅的余温为早餐做最后的润色,今天小男孩与它们无缘了。
“Richard Grayson!穿上你的上衣!”
没有了女孩的屋子就像是炸了锅一般,蝙蝠崽子像是个大人一样大声训斥Dick裸露上身的做法。
“这儿又没有其他人,little D.”
我不在乎Dick是不是展示了他的身体,但他们的声音有可能会吵醒我的睡美人。
“Shut up or nothing to eat.”
我真的非常想念同样度假去了的Alfred。

陆 大扫除

“为什么我们要做这些?我以为我们是来度假的。”
蝙蝠崽子即使抱怨着但依旧乖乖的拿起了掸子,Stephanie和Barbara扎起了头发,盘成一个半球状——防止她们的头发被灰尘覆盖。终于要对这个充满了灰尘的地方进行一次彻底的清扫,我们已经来这儿整整一周了,除了我和Timmy的房间还没有哪个屋子做过大扫除。Cassandra明天会从Gotham和我们汇合,Barbara要有一个舍友了,今晚恐怕是Dick最后一个溜进女友房间的夜晚,剧烈的家务劳动之后,我怀疑Dick是否还有力气做其他事儿。
“度假要在一个舒适的地方,而不是在尘土中。”
Tim把帽沿拉到后面,卷起宽大的T恤到肩头,点开了放着某个摇滚乐团音乐的CD机,随着节奏上下擦着那面玻璃。我拿起了拖把沾了沾装满水的红色水桶,碰撞在了地上,溅起来的水滴直直的飞向Timmy的白色沙滩裤,他沉浸在金属感的摇滚乐中丝毫没有注意到。他在贝斯solo时蹦了起来,摘下帽子抛向空中,甩着发丝。Stephanie举起手中的刷子像话筒一样对着口型,Barbara把手中的抹布丢给了我,随后抢走了我的拖把模仿着吉他手的样子前后晃动。
我举起抹布站在落地窗旁的吧台边,Timmy在我的身旁扭动着,他拉过了我的手同他一起跟着音乐摇晃着身体。那几首歌很适合夜晚派对上的热舞,而现在即使没有派对也不是在夜晚,但这时候只要有Timmy和热舞就足够让我感到身心的愉悦。
最后一个音落在了我们之间最贴近的一刻,Timmy的呼吸声就像是做了一整套训练后那样急促。汗水顺着发丝滴落在胸口,他的心率随着长长的深呼吸平缓下来,而我的心跳却在他的调整中变得越来越快。
“You look so hot little bird.”
我说出了心声,Timmy看起来实在是该死的性感。
“So do you.”
Timmy的手指擦掉了我额头正在滑落的汗滴,我的手不经意的划过他包裹在沙滩裤里的臀。

柒 过去的相片

“那是什么?”
我发誓我不是故意看到他钱包里的那张照片,照片上的小男孩带着大大的傻兮兮的笑容,站在一对儿男女之间手里举着象征着侦探的放大镜。那一定是Timmy,除非他还有什么别的想要成为侦探的兄弟。
“什么?”
Timmy再次打开拿出了那张照片,一个男人一个女人带着慈爱的笑容半蹲在小男孩身旁,一个标准的幸福一家三口。
“一张我曾经的家庭照,想要成为侦探的小男孩和他的父母。”
他的语气带着刻意假装出的毫不在意,但凡是个正常的有感情的人都看得出来他很怀念那段时光,这张照片也对他意义非凡。我想要找到方法安慰他,我所能想到的拍拍肩和轻抚后背的做法,不能让人感到安心,只会让气氛变得诡异和尴尬。
“我的意思是Dana很好,我爸很好,Bruce和Selina还有你们都很好,可是……”
可是这不是你的归属,我在心里替他把这句话接了下去。Timmy轻叹了一口气,低垂的睫毛遮住了他充斥着不安空洞情感的瞳孔,他的肩膀绷得很紧在压抑着。我希望自己能为他做些什么,至少在这个夏天让他有更多的家庭感。这想法从我的脑子中产生显得有些苍白无力,以一般人的观点来看,我是一个标准的问题男孩。
“嘿,抬头。”
Timmy面对照片陷入了沉思和回忆,我拿起了桌上Barbara的拍立得,我无法让他回到过去,但我也许可以创造新的记忆。
现在我的钱包里放着一张照片,Timmy拿着和父母的照片迷茫的抬起头,而我则变成了那个笑得傻兮兮的男孩。

捌 生活习惯

如果说大扫除之后的那天是我最愉悦的一天,那么现在我只想把这个趴在床上的男孩丢出窗外,连同他的脏衣服和散落在地上的书本杂志一起。按照Timmy的解释,生活在这样的房间里会让他感到更加安心,但这个房间除了让我心烦意乱外毫无作用。窗台上拆开还剩下半包的玉米片有些潮软,床边咖啡杯旁的方糖盖敞开着,地上的T恤正等待着被丢进洗衣机里。
“这样的房间到底怎么让人安心!”
Timmy换了个姿势仰头看着手中的漫画书,向嘴里丢了一个薄荷糖。
“Claim down Jay.Just this holiday.”
只有这个假期。
他说的没错,我们只在同一个房间一个假期,对于他生活习惯的任何不满都会在假期结束后烟消云散,可我想要的不止是这个假期。事实上在刚刚我思考的是未来的家务和如何改变他的坏习惯,毫无知觉的,我把同居作为了前提。
“你的睡姿很差。”
Timmy对我的睡相突然发声,这让我回想起第一个被他挤在边缘的经历。
“不,睡姿差的人是你。”
我反驳着,即使我不知道自己睡着的样子。
“Jay你不知道自己睡着的样子,那么你一定也不知道自己说过的梦话。”
我认定Timmy是在拿我开玩笑。
“是吗,我说了什么?”
我靠在门框上,等待着Timmy因为编不出“我的梦话”而窘迫。但他并没有那样,而是给了我一个微笑,随后开始转移话题,他的耳根开始泛红,我的追问没能得到想要的答案,却得到了一个真正的"Red" Robin。

玖 相隔两地的电话

我始终想不通为什么我,Jason Todd,不得不作为一个男子汉陪伴年幼的妹妹Helena去与当地的女孩子们参与下午茶,而Timmy却在沙滩上和家里的其他男孩女孩们打排球,或是躺在毯子和长椅上享受金色的阳光把皮肤烤的黝黑。但坐在小女孩们不远处的我已经开始感到无聊了,甚至有些犯困,后悔着自己只是看了看那本尚未读完的书而没有把它放进背包里。
手机屏幕突然亮起,带着大大傻笑的我和抬起头不知所措的Timmy出现在baby bird的名称后,绿色的接听滑键在我的手指下略过。
“Hello,is this babysitter Jay?”
Timmy抑制着的笑意透过他刻意压低的音调的嗓子传递出来,这个电话就像是个恶作剧来电的开头,但以男孩无法压制的笑声结束。
“你是要一直笑下去还是要给我讲讲沙滩有多么好。”
我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咬牙切齿,脑子里充斥着Timmy靠坐在树荫下笑地前仰后合,而日光刺透树叶之间的缝隙散落在他身上。
“我在想也许你听到我的声音能更愉快的度过小女孩的茶会。”
Timmy的声音即使不能让我逃离四周瓷器的碰撞声也不能让燥热的空气变得清凉,却能让不耐烦的我平静了下来。
“你是个会魔法的小鸟。”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样说,但这句话就这样从我大脑里迸发随后透过听筒传到了Timmy那一边。
“如果我会魔法,我就能让Helena开心的同时带回来我的爱人。”
Timmy的最后一个词让我的心飞快的跳动着,即使我们已经感受到了彼此的爱,但从未为我们暧昧不清的关系下一个定义,刚刚,就在刚刚,我想Timmy已经有了他的定位,而我……
“Can't wait to see you, my love.”

拾 早安吻

夜晚的清凉被清晨的阳光打断,为了不阻隔晚风而没有拉上窗帘成了刺痛我双眼的罪魁祸首,我眯起眼睛从睫毛之间的缝隙摸索着拉紧了帘子。跌跌撞撞的倒回Timmy身边,回笼觉要比现在起床下楼听女孩们的八卦吸引人的多。Timmy的手搭在了我的腰上,额头抵在我的下颌上,他发出的声音证明他已经醒了,而我的回笼觉也就此泡汤。
这是顺其自然发生的,我的唇落在他的眉心。
“吻额头可不能唤醒睡美人。”
Timmy抬起头,他向上凑了凑,我能够看到他的唇瓣就在我触手可及的地方,我愿用一切去打赌,他的唇一定非常柔软。
“那么什么可以?”
我的话音刚落,Timmy就把刚刚在我幻想中的柔软的嘴唇覆盖在了我的唇上,我们谁都没有继续接下来的动作。我试探性的挪动着,轻啄着,同样换来了他的回应。两个正在青春期干柴烈火的男孩能将一个简单的吻发展成什么样子?我想我们正在用行动去证明。我的手托起了他的腰胯,当然还有无数次吸引着我目光的臀,他的手隔着薄薄的内裤抚摸着我。
呼吸越来越急促,我甚至感觉到两人之间的空气已经被抽空,在燥热的小镇夏天两具萌动的身体纠缠在一起,这让我感到口干舌燥。这个吻从轻柔变得激烈而鲁莽,我想要主导这个吻,他也是。
敲门声打断了这个吻,Barbara的声音透过木门也分割开了我和Timmy。乱糟糟的发丝贴在脸颊上,喘着气的Timmy套上床头挂着的白T恤,回答了我最初的问题。
“这个可以。”

评论
热度(24)
© 喵子RJTD|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