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caltABO文透

“Tybalt!你在哪里?”

拖长了的尾音带着轻浮的戏弄,Mercutio挑衅的声音配上优美的咏叹调在他人,尤其是这位亲王亲戚的仰慕者看来无疑像是和着升起的月鸣唱的夜莺,而在躲藏着的红衣男人听来,更像是在逼近的噩梦。

“你逃不远的,猫咪。”

Mercutio的笑就像是萦绕不散的烟雾紧紧包裹着正在发情的Tybalt,他需要那些能够阻挡住自己四散的自血液散发出的“邀请”的抑制剂。

 
评论(2)
热度(2)
© 喵子RJTD|Powered by LOFTER